2019年6月30日星期日

合唱特輯紀錄片《主宰一切的那一位》見證造物主的全能主宰


       浩瀚的宇宙,所有星體都在各自的軌道上精準運行;天宇之下,山川湖泊都有其界限,萬物生靈都在四季輪迴中繁衍生息,遵循著生命的規律……這一切設計如此精妙,是否有一位「能者」在宰安排?自從我們呱呱墜地,就開始扮演人世間不同的角色,在生老病死、悲歡離合中輪迴……人類究竟從哪裡來,要到哪裡去?是誰在主宰人類的命運?縱觀古今,大國崛起,朝代更迭,一個個國家與民族在歷史的浪濤中興衰沉浮……人類發展的規律與大自然的規律一樣,都蘊藏著無窮的奧祕。你想知道其中的答案嗎?紀錄片《主宰一切的那一位》將帶你尋根溯源,揭開這一切的奧祕!
      【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是因主耶穌的再來——末後基督全能神在中國的作工而產生的,並非是哪個人設立的。基督就是真理、道路、生命,只要看了神的話語就看見神已顯現。
      關於我們:全能神教會的由來

2019年5月22日星期三

醜女孩的完美蛻變:從自卑到自信 她是如何做到的

潘 麗
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,潘麗站在臥室的落地窗前享受著暖陽的沐浴。潘麗抬起頭,隱約看到玻璃窗上映射出自己的面部輪廓和矮小瘦弱的身影,頓時,她心中泛起陣陣漣漪,往事一幕幕不斷在腦海回放……
痛苦回眸 傷痛記憶
「哎呀,你看小麗她姐姐長得真漂亮,像是從畫裡走出來的人!」
「是呀!是個美人胚子。」
「可你看小麗長得跟她姐姐差距也太大了!」
……
「哎,小麗呀,你跟你姐姐是親姐妹嗎?」
「呃……」
鄰居的問話,使潘麗一下子漲紅了臉,她不知該如何回答,只能尷尬一笑,低著頭迅速逃離人群。
從小到大,類似這樣的議論、嘲諷,潘麗記不清聽過多少遍了,每一次的嘲諷,都像是一把冰冷的刀無情地剜割著她的心,她只能默默承受,獨自黯然神傷。
潘麗有兩個貌美如花的姐姐,她們無論走到哪兒,都能成為人群中的焦點,獲得人的誇讚。而潘麗卻長相平凡,個頭矮小,皮膚黑不說,額頭上還有一顆大黑痣。為此潘麗很自卑,也很苦惱。

2019年5月21日星期二

禱告見證:生命垂危 神來拯救

長治市 王兵
我是一名基督徒信神後雖然享受了很多從神來的恩典,但我對神的全能主宰、神的權柄並沒有多少認識。直到經歷了一場病痛,我才親身體嘗到了神話語的權柄和威力,真實地感受到只有神的話能給人信心、力量,使人不受死亡的轄制,能坦然面對一切。
疾病突發 籌錢醫治
2016年9月的一天上午,我在地裡幹農活,突然心跳加速,胸悶氣短,休息了一會兒不怎麼難受了,我以為是幹活累的,就沒當回事。沒想到11月份的一天早上,我去樓下院子外邊上廁所,在回來的路上,我突然又感覺胸部憋悶,心跳過速,喘不上氣來,走路也很吃力,我強撐著身體歇了兩次才進了家門。回屋後,我坐在床上喘著粗氣,心想:「今天怎麼喘得這麼厲害,難道是心臟病又犯了?上次做完手術後不是沒事了嗎?」歇了一會兒,我感覺好多了,就又沒當回事。可接下來的幾天裡,我胸悶氣短越來越厲害了,不光走路上不來氣,就連晚上睡覺都憋悶得像要斷了氣似的。母親見我難受得厲害,就讓姐姐和姐夫陪我去縣醫院做各項檢查。做完心臟彩超後,醫生說我的心臟已經發生病變,病情很複雜,也很嚴重,需要儘快去找第一次給我做心臟手術的主治醫生治療,因他最了解我的病情。臨走時醫生還再三強調我的病情不能再拖了,否則就有生命危險。
疾病痛苦,醫生確診

2019年5月20日星期一

快醒來,我的寶貝

安徽省 中中
2014年10月8日是我終身難忘的日子。那天上午十一點,我像往常一樣邊照看兩歲大的女兒邊收拾家務。過了一會兒,我看見孩子打開了藥箱,正拿著一個藥瓶子玩,一瓶膠囊撒落了一地,我順手把藥撿起來裝好,把藥箱從孩子的手中拿走了。不一會兒,孩子跑到我跟前說:「媽媽,我要睡覺。」看孩子困乏的樣子,我感到有些納悶:「平時都是午飯後才睡,今天怎麼這麼早就睏了?」但又轉念一想,可能是孩子早上起早了吧!於是,我就給孩子蓋了塊小毯子,讓她睡了。
婆婆中午下班後,一進家就喊著說:「我回來了,誒,寶寶呢?看奶奶給你買什麼好吃的了。」看見女兒在睡覺,婆婆驚奇地說:「咦,今天怎麼睡得這麼早?」我對婆婆說:「都睡兩個小時了。」婆婆說:「睡這麼久,買好吃的也不起來,是不是生病了?」我說:「睡覺前有兩次乾嘔的情況,我問她吃什麼了,她什麼也沒說就睡了。」婆婆摸了摸孩子的額頭和手,說:「看著不像發燒,這睡不醒也不正常,叫她起來吧!」我把孩子抱了起來,可她趴在我的肩膀上繼續睡,我就讓孩子站在地上清醒清醒,誰知她剛站了兩秒鐘就倒在了地上,我擔心地大聲喊她:「小欣,小欣,快醒醒!」可孩子只是睜開眼看看我就又睡了。

婆婆一看著急地說:「趕緊去醫院!」我們抱著孩子很快就到了市醫院兒科,醫生了解了孩子的情況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,就讓我們先去給孩子化驗小便,再做彩超檢查胃,看看孩子吃了什麼。我們急忙抱著孩子去化驗尿,可孩子尿不出來,我十分著急,一個勁兒地呼求神:「神啊!我不知道孩子今天怎麼了,一直睡不醒,我現在很擔心,孩子要是有個三長兩短該怎麼辦?神啊!求你帶領我吧!」禱告後我冷靜了一些,知道神掌管主宰一切,每個人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,我只願把孩子交託給神,讓神來主宰安排。

2019年5月19日星期日

黃沙掩埋 奇蹟生還

剛 強
我進城打工那年,一個親戚勸我信菩薩,他說臨到災難菩薩會保佑的。我當時心想:「反正我也想找個依靠,那就信吧,等有災難了,菩薩好救我。」就這樣,我答應了親戚。親戚送給我一個觀世音菩薩,我把它擺放在我家西屋,每天燒香磕頭擺供品,盼望它保佑我們一家人都平安。可拜來拜去,家裡不但沒有平安,反而越來越不順,我和妻子常常因著生活瑣事吵架,我做生意搞批發也賠了個精光。我心裡感到困惑,覺得是不是菩薩不靈,但是親戚說是我的心不誠,菩薩不幫助我們家。於是,從那以後,我更加虔誠地來拜它。
2005年10月的一天,姐姐給我和妻子傳神的末世福音。我告訴姐姐我已經信觀音菩薩了,姐姐聽後就對我說:「咱們燒香拜佛,就是想讓它保佑咱們全家平安,一切順利,可事實真是如此嗎?現實生活中,有多少虔誠拜佛的人不但沒有得到佛祖、菩薩的保佑,反而常常臨到災禍。這是為什麼呢?其實,佛祖、菩薩只是人手塑造出來的泥像、木偶,根本不能解決我們生活中臨到的問題,改變我們的命運,更不能保守我們渡過災難。我們人是神造的,我們的這口氣息是神給的,神主宰著我們人類的命運,擺布安排著我們的一切,災難臨到時只有真心呼求全能神才能蒙神看顧、保守……」之後姐姐又跟我們交通了神全能主宰方面的真理。聽了姐姐的話,我覺著很有道理,但一時還確定不了全能神就是真神,也不知該不該放棄拜菩薩。姐姐走後,我考慮再三,決定還是先考察一段時間再說,因此我沒有把菩薩處理掉,而是把它放在櫃櫥裡藏了起來。後來姐姐就常常來我家與我們聚會交通神的話,但我忙於掙錢,每次也只是聽聽,沒有太認真地去對待神的話。直到兩個月後發生了一件驚心動魄的事,我才定真全能神就是掌握人生死,主宰人命運的獨一真神……
傳福音,基督徒

2019年5月18日星期六

毒蛇咬傷 絕境逢生

方 霞
我是一名基督徒,家住我們當地一處遠近聞名的旅遊勝地。這裡空氣新鮮,山水相連,風景十分優美,吸引了國內外的遊客紛紛前來觀光旅遊。我們當地的老百姓也都享受著神所賜的美景與豐富的物產資源,平安、幸福地生活著。
蛇災氾濫 百姓遭殃
蛇災氾濫 百姓遭殃
2010年,中國政府為了發展旅遊業,在大山中間並排修建了三條鐵路隧道。期間炸開了一座蛇山,導致蛇沒有了安身的地方,開始到處氾濫,滿山遍野都有大大小小的毒蛇出沒,附近好多村莊都遭了殃,百姓被蛇咬傷的不計其數,被咬死的也有很多,真是傷亡慘重。我們村雖然離蛇山有一百多里地,但也難逃噩運,村民們被毒蛇咬傷、咬死的事時有發生……
2010年8月的一天,我們村支部的執法幹部趙某在桃園摘桃時,腿被毒蛇咬傷,他兒子趕緊把他送進了專治毒蛇咬傷的醫院,住院半年多花了三萬多元,出院後還留下了後遺症,幹不了重活。2011年3月的一天,我們村一工廠的車間主任在杏園打藥,他去河邊灌水時右手食指被蛇咬傷,在醫院住了一年多花了十多萬,還落下了殘疾,右手的五個手指都不好使了,不僅失去了工作,在家也幹不了重活。還有一個老太太,早晨起來到廚房做飯,一條黃色的毒蛇盤在鍋沿邊,老太太沒看見蛇就伸手去拿鍋蓋,蛇一動彈,把老太太嚇得扔掉了鍋蓋,渾身癱軟地坐在了地上,她兒子看見後當即把她送進醫院,住了三個多月都沒緩過來,最後成了植物人,沒幾天就死了……諸如此類的事件常常發生,當時我們這一帶可以說到處都是蛇,有的爬進醃雞蛋的罈子裡吃雞蛋,有的在小孩被子上睡覺,有的在院裡的樹上,有的在床上、床下,還有的在廚房的廚具裡,甚至有人上夜班起來穿衣服時,把蛇當成了褲腰帶……老百姓每天都在與蛇打交道,許多村莊都被恐怖的氣氛包圍著,人人都談蛇色變,人心惶惶。

2019年5月17日星期五

我是怎麼經歷末世基督審判的

謹 慎
我是一名基督徒,信耶穌七年,從主得了不少恩典,心裡常常對主充滿了感恩與崇敬。2003年,我和丈夫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。通過讀神的話語,我明白了一些真理,知道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,也知道了神這次道成肉身主要是發表真理作審判刑罰的工作,藉著話語來潔淨人、成全人,要徹底把人從撒但的敗壞性情中拯救出來,使人歸回到神的寶座前,我很快就定真了神的末世作工。半年以後,我就開始在教會盡事務方面的本分。因著我盡的本分需要常常與帶領接觸,所以在我的心裡就覺得自己的地位比一般的弟兄姊妹高,臉面上也很風光。為此我盡本分特別積極,有勁兒,無論冒多大的風險,受多大的苦,跑多遠的路,出多大力都覺得值,從未喊過苦叫過難,也沒有發過怨言。久而久之我便覺得自己是一個體貼神心意順服神的人,在盡本分的路上常常哼著讚美神的詩歌,心裡特別釋放、快樂。
轉眼到了2014年6月份,教會帶領說要給我換一個本分,讓我接待兩個因信神被中共追捕逃亡的弟兄。一聽說讓我在家盡接待本分,我心裡「咯噔」一下,心想:怎麼?讓我盡接待本分?信神後,雖說我沒做過帶領,但盡事務本分論職稱也算是帶領級的,是神家的重要本分,接觸的也都是明白真理的人,對我的生命長進很有幫助;而盡接待本分是一個不起眼的本分,整天在家悶著,不但要一天三頓伺候人,也不能在外面出頭露面,更不能常常接觸帶領了,誰還能看見我?弟兄姊妹該不會認為我在教會裡什麼重要本分都盡不了,只能在家做個接待的,若在弟兄姊妹心裡落下這樣的印象怎麼能行?再說了,像我這樣又精明又能幹的人在家盡接待本分不是屈才嗎?結婚前,我曾是生產隊的「紅旗手」「模範標兵」「民兵班長」「棉花技術員」,做什麼都是在眾人之上;結婚後,我又一直做生意,家庭條件比一般人都好,人也都羨慕、高看。我這樣有頭有臉的人怎麼能盡這本分,這伺候人的活兒我說什麼也不能接。帶領看我不樂意,就給我交通神的心意。面對帶領的交通,我不好意思直接拒絕,就說:「我可以出錢租房子、出生活費,讓別人接待這兩個弟兄。」帶領說:「中共一直在瘋狂逼迫抓捕信神的人,租房接待弟兄姊妹太不安全。」我又推辭說:「那等我丈夫回來,我和他商量商量再說吧!」帶領聽出我這是在推辭,就微笑著說:「姊妹,你這一關都沒有通過,還和他商量什麼?今天這個本分臨到,咱得有敬畏神的心,得學會從神領受,得有順服神的心啊!」聽了帶領的交通,我心裡也很清楚,作為一個受造之物就得順服神的擺佈安排,但心裡還是不想盡這個本分。就在我猶豫不決不想接這個本分時,心猛然「嚯嚯」地疼了幾下,就像被刀子剜的一樣鑽心的疼痛。我猛地一驚,心想:「這是不是神的審判刑罰臨到我,讓我知道不接這個託付就是悖逆神啊?要不然我的心怎麼會突然疼痛呢?」於是我就在心裡向神禱告:「神哪!這幾下鑽心的疼痛是不是你對我的刑罰,讓我認識自己的悖逆?今天臨到不合我觀念的本分,我就花說柳說不願意接受,我這樣的表現在你面前沒有一點理智,也沒有一點順服。神哪!現在我才稍稍有點知覺,是我錯了,面對本分我不該挑三揀四,我願意順服。」禱告後,我想起主耶穌的話:「凡為我的名接待一個像這小孩子的,就是接待我。」(太18:5)是啊,我能接待神家中一個最小的就是接待神了,這是多大的善行啊!這也是我當盡的本分,我應該順服接受。想到這兒,我的心就不再堵了,對帶領說:「好吧,我願意接待,讓兩個弟兄來吧!」
我是怎么经历末世基督审判的-004

2019年5月16日星期四

面臨百萬家產 我該如何選擇

林 靜
2017年10月的一天早上,窗外下起了毛毛細雨,我正在思考著今天的本分該怎麼盡,上次新人提出的問題該找哪些神的話交通解決。正在這時,兩個帶領過來找我,神情沉重地對我說家裡來信了,我心裡一驚:「是不是丈夫出事了?他身患絕症兩年多了,不會是他去世了吧?」想到這兒,我有些害怕,心怦怦直跳,全身一下癱軟下來,不敢繼續往下想了。這時帶領說:「我們先作個禱告吧。」我立刻向神禱告:「神啊!今天我家裡來信了,不知出了什麼事。神啊!願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,保守我的心能安靜在你面前,不管家裡發生了什麼都能順服下來不發怨言。」禱告後,帶領給我讀信,家人在信中說到我丈夫病逝了,屍體在殯儀館,要直屬親人去簽字,如果沒有人簽字,到時家裡的所有財產都會被政府沒收,如果我和女兒三年不回去,以後也當失蹤人員處理……得知這個消息,我感到揪心般地難受,想到我和女兒因信神遭到中共政府的迫害逃到海外,身患絕症的丈夫留在家裡,現在連最後一眼都見不上了,想到這兒我的眼淚情不自禁地流了下來,心想:「我該怎麼辦呢?現在丈夫死了,我已經沒有人可依靠了,要是我不回去,這幾套房子都被政府沒收了,我辛辛苦苦打拼下來的家業那不就全沒了嗎?以後我還靠什麼生活啊!」可轉念又想,「如果回去,那我的本分就盡不了了,現在正是傳福音的關鍵時刻,我撂下本分不就失去見證了嗎?這對神也沒有一點忠心啊。再說了,中共一直瘋狂地抵擋神,逼迫、抓捕基督徒,我來海外這麼久了,中共是不是早就掌握了我的情況,是藉此引誘我回去呢?可我要是不回去,我的家產就都被中共政府沒收了,現在我該怎麼辦呢?」帶領看到我傷心難過,就結合神的話:「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,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,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,或出於人的攪擾,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、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,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。就像約伯試煉的時候,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,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,是人的攪擾。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,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,背後都有爭戰。……做每一件事都需要人付出一定的心血代價,沒有實際的受苦,達不到滿足神,根本談不到滿足神,只不過是空喊口號!就這些空口號能滿足神嗎?撒但與神在靈界爭戰的時候,你該怎麼滿足神,該怎麼為神站住見證?你該知道,每一件事臨到對你都是一次大的試煉,都是神需要你作見證的時候。……如果你做不到這一點,那你在家裡人當中、在弟兄姊妹中間、在世人面前就沒有見證。在撒但面前你作不了見證,撒但會嘲笑你,拿你當兒戲、當玩物,經常捉弄你,使你神魂顛倒。」(摘自《話在肉身顯現·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》)給我交通道:「你現在的心情我能理解,今天這樣的環境不管臨到誰都是一次大的試煉、考驗,但我們得相信是神的主宰安排,有神的美意在其中,也要認識到這靈界爭戰的背後神在看,撒但也在看,我們對待環境的態度以及作出怎樣的選擇直接涉及到見證,咱得在這事上多尋求神的心意和要求,追求在環境中為神站住見證滿足神,使撒但蒙羞,千萬別在這事上埋怨神、誤解神啊。」通過帶領的交通我對神的心意明白了一些,今天臨到這些事,表面上是中共政府要沒收我的家產,實際上是靈界的一場爭戰,是撒但藉著家產來試探引誘我,讓我背叛神放棄本分,我不能中了撒但的詭計。帶領走後,我就向神禱告,願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,使我能識破撒但的詭計守住自己的本分,為神站住見證。接下來,我給家人寫了一封信,告訴他們我不回去,並找了一些相關的神話語讓他們明白神的心意,相信神的主宰,不埋怨神,至於家產會不會被沒收,都在神的主宰之中,都由神說了算,不管結果怎樣我願順服神的安排命定。

2019年5月15日星期三

脫掉虛榮臉面 看見神的笑臉

小 敏
從小我就是一個臉面特別重的人,為了得到父母的稱讚,我很少惹是生非,每次聽到大人的讚許、誇獎,我就像吃了蜜一樣甜。長大後,我完全憑「人活臉面,樹活皮」「人過留名,雁過留聲」「人往高處走,水往低處流」這些生存法則活著,無論做什麼事都想讓別人說個好,誰要是說我哪裡做得不合適,我就總覺得臉面掛不住。結婚後,來到婆婆家,有時和婆婆之間產生了摩擦,我寧願偷著哭也不和婆婆吵架,左鄰右舍都誇我孝順,我感到心裡美滋滋的,即使受些委屈也不覺得苦了。因著我特別喜好文藝,也有這方面的特長,每次村裡舉辦的文藝節目都少不了我。一次我參加鎮上舉辦的文藝晚會得了三等獎,街坊鄰居都羨慕、誇獎我,我也常常為自己得到眾人的誇獎與好評感到自豪。自從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,藉著讀神的話語,我明白了許多真理,看到神無論是公義的審判,還是無情的對付或熬煉,對我們都是愛,都是拯救,都是為了潔淨我們身上的敗壞性情,使我們活出正常人性。於是,我立定心志要好好追求真理,盡好本分來還報神的愛。但因著我裡面根深蒂固的撒但敗壞性情沒有解決,在盡本分中仍在竭力追求臉面地位讓人高看,是神藉著一次次的審判刑罰才使我醒悟過來。

2017年因著中共政府的抓捕與迫害,我背井離鄉來到外地盡本分。不久,這邊的教會負責人給我安排了本分,讓我到上層文字組整理文稿,當時我心裡特別感動,因我沒有在基層教會操練過,這真是對我的越級提拔,是神破例的高抬啊!想想從我們本地一塊兒來的弟兄姊妹中,我是第一個盡上這麼特殊而重要的本分,他們得知後肯定會羨慕、高看我!想到這兒,我心裡甭提多美了!但是高興之餘心裡還有一份顧慮,怕盡不好本分被撤回來,那可丟死人了!於是,我暗立心志:一定得好好追求,免得盡不好本分令自己難堪,也辜負神的良苦用心。

2019年5月14日星期二

狂妄自大的我終於老實了

趙 瑩
我從小就是個狂妄自大、自是、誰也不服的人。因著我天生就有一個好相貌,無論是長相還是身材都是出類拔萃的,因此,時常贏得周圍人的誇讚與羨慕,這更使我不知天高地厚,甚至連自己姓什麼都忘了,感覺誰也不如我,整天瞧不起這個看不上那個。所以,我從小只和能看得起的人一起玩,那些長得不好看的我也不想和她們交往,感覺和她們在一起有失身價。結婚後,丈夫對我照顧有加,對我百依百順,我感覺老天對我太好了,不但給了我好的相貌,又給了我一個好丈夫,這更助長了我的性情更加狂妄自大,自是自高,整天高高在上誰也不放在眼裡,不管走到哪兒總是不知羞恥地炫耀一番……使得別人都誇我命好,不但人長得好,找的丈夫也好。在家裡,我不光讓丈夫聽我的,連女兒也得聽我的,凡事都得按我說的去做,如果有一件事不是按我說的去做,我就會耍蠻耍橫,說起來沒完沒了,甚至還拿東西出氣,孩子看我這樣都很害怕。有一次,我給女兒買了一條緊身褲,女兒穿上後,感覺有點緊不舒服,就不願意穿想換下來,我厲聲說:「不許脫,你脫下來試試!……」我對著女兒發了很大的火,嚇得女兒眼淚汪汪地看著我也不敢脫。就這樣,我憑著狂妄自大、唯我獨尊的撒但本性活著,在家裡什麼事都是我說了算。
2012年7月份,鄰居把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了我,我接受後,很快就參加了教會生活。有一次,教會負責人安排我們幾個新人在一起聚會,我們到齊後,負責人分別問了一下我們的情況,然後針對我們存在的問題,讓我們看某篇神的話語。我拿著神話書順著目錄一行一行地找,這時就聽負責人說翻到多少頁,我按著她說的頁數打開一看真是那篇神話,我不由得對負責人高看了起來。心想:「這個姊妹可真厲害,這麼厚的一本神話書她就知道哪篇神話在哪頁,真是不簡單!」這時負責人對著我說:「趙姊妹,你來讀神的話吧!」於是我就開始讀了起來。因第一次接觸這些弟兄姊妹,彼此也不熟悉,讀神話語時有些緊張,一些字都讀錯了,負責人就在一邊給我指出來,告訴我那個字怎麼唸,我一看她連神話書都沒看,就知道我讀錯了,不由得心想:「這本神話書她得看多少遍才能記得住啊!我什麼時候能像她那樣多好呀!以後我可要好好追求,到時也能和她一樣下教會跟弟兄姊妹聚會交通神的話,弟兄姊妹讀錯了我也能給指出來,弟兄姊妹肯定都會高看我,那該有多麼風光呀!」想到這裡,我心裡美滋滋的,感覺那一天就在向我招手。從那以後,我開始用心地讀神的話語,學唱詩歌,每次聚會我都會唱上一兩首詩歌,弟兄姊妹都誇我不但學得快,而且唱得也好聽。聽到弟兄姊妹的誇讚,我心裡像吃了蜜一樣的甜,不知不覺「尾巴」又翹到天上了,覺得自己就是比別人強,天天高興得合不攏嘴,每次聚完會都盼著下次的聚會……
聚會,信神,交通真理